返回首页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新闻文章内容

“贵阳第一烂尾楼”背后:挟尸9年 烂尾之殇

作者: 黔城往事 来源: 黔城往事 时间: 2020-08-25 阅读: 在线投稿
坐落在贵阳市最繁华商业街的台湾大厦,1996年在修建之初,被各大媒体以“贵州第一楼”、“贵州第一栋五星级酒店”争相报道,然而二十余年过去,至今仍未完工。

导读:

坐落在贵州省贵阳市最繁华商业街中华南路的台湾大厦,90年代初由贵州安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投资开发建设。

台湾大厦占地1公顷15亩,规划总建筑面积超10万平方米,由地下室、裙房、南北塔楼组成。1996年拟建为大型单体多功能的超百米高楼,为贵州大地上第一栋现代化高层标志性建筑。在修建之初,贵阳各大媒体以“贵州第一楼”、“贵州第一栋五星级酒店”争相报道。

如今的台湾大厦裙楼部分虽然出租在使用,但九层以上南北塔楼长满青苔,几根生锈的钢筋无序的伸向天空,表明从修建之初到至今依然未完工已成烂尾楼。

为寻求烂尾真相,近日,记者走进台湾大厦,对它的开发者进行了实地探访。

“贵阳第一烂尾楼”背后:一纸遗嘱缠绵9年,亲兄弟间股权纠纷得到最高法裁定却依然办不了施工许可证

湛蓝的天,白云苍狗。看似风平浪静的台湾大厦,实则暗潮涌流。

两个总经理 其中一个必定系“李鬼”

一见媒体,贵州盛安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孙怀义就大倒苦水:“台湾大厦历经26年不能复工,均因张文。张文不但冒用我贵州盛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身份参选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企业商会会长,而且还利用一纸具有争议的遗嘱“押尸”9年,让盛恩的尸体"常住"景云山殡仪馆至今没下葬"。

针对孙怀义的爆料,记者查阅资料,显示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企业商会的前身系贵州三胞(台、港澳、侨)投资企业协会,1992年经贵州省统战部批准成立,是省委联系在黔投资创办企业台、港澳、侨胞的桥梁。入选该协会会员必须是台、港澳、侨在贵州投资创办的三胞企业家,会长由盛恩担任。

从2012年5月17日张文提交给贵州省工商联合会审批的《社会团体变更登记申请表》上记者看到贵州三胞(台、港澳、侨)投资企业协会经第三届会员代表大会通过表决,同意变更为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企业商会。原法人盛恩变更为张文。

社会团体法人登记表

2012年9月12日张文向民政部门提交的《社会团体法定代表人登记表》、《社会团体负责人备案表》中工作单位填写的是贵州盛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本人主要简历职务栏填写的内容为:从2010年至今任贵州盛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本人所在单位人事部门意见一栏没有填写任何内容,留为空白。

社会团体变更登记表

针对张文以 贵州盛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名义参选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企业商会会长,孙怀义声称,他从2005年至今一直担任贵州盛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他才是贵州盛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虽然盛恩所承诺的投资至今未到位,但盛安酒店、盛安房开公司是贵州三胞(台、港澳、侨)投资企业协会的会员和理事单位,当时盛恩担任盛安房开公司的董事长,被贵州三胞(台、港澳、侨)投资企业协会选为会长。作为贵州盛安酒店、贵州盛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两个单位的负责人,从未有人通知他参加第三届会员代表大会。”孙怀义说。

为向张文、盛恩讨债 两妇女欲跳塔吊轻生

张文何许人也?

据熟悉张文的知情人讲,张文在上世纪8、90年代系贵阳冶炼厂职工,离职后的张文没有固定工作,在社会上闯荡,认识盛恩后自称是其“生活秘书”。

知情人说,张文1997年4月4日与YEE PEI WONG(译名:王毅平)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登记结婚。2003年3月13日,张文与王萍在贵阳注册贵州绿源药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由王萍任法定代表人,张文任副总经理兼市场营销部总监,对外称WENDY·张。

从药业公司成立至2004年初,张文多次前往安徽涡阳、阜阳、河北秦皇岛、抚宁等地区以“美籍华人”、贵州省政协“常委”、“盛安集团企业机构”董事长盛恩妻子名义推销“戒毒剂”,以在贵州投资种植生产戒毒中草药为名集资2000多万元。

2004年3月9日,张文在美国内华达州克拉克郡登记了一个与盛恩的“结婚证”。集资事件爆发后,集资户多次前来贵阳讨债,上访贵州省政协。2008年12月8日两个前来贵阳讨债的安徽妇女爬上台湾大厦南塔楼施工塔吊,打出“盛恩、张文归还我们的血汗钱”横幅,欲跳塔吊,引发当地媒体分别以《为讨债款,两女子爬塔吊》、《两安徽女子爬上塔吊讨债》为题进行了报道。

“妻子”身份遭质疑 盛恩“遗嘱”疑点多

在台湾大厦实地采访时,一位在贵阳中华南路经商有近30年的商户说,在他的记忆中,张文很会做“生意”。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户掰着手指头数着说:“2005年与人在贵阳以月息5%—8%非法集资1500万元开办夜总会,2011年5月6日和人成立小额贷款公司集资放贷”。

号称“贵阳第一烂尾楼”的台湾大厦

贵州盛安房地产有限公司孙怀义向记者爆料,2004年3月9日张文与盛恩在美国内华达州克拉克郡登记“结婚”时并没有和美国丈夫YEE PEI WONG(译名叫王毅平)解除夫妻关系,直到2005年11月29日,YEE PEI WONG(王毅平)向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县高等法院起诉离婚,2006年4月21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县高等法院才判决张文与YEE PEI WONG离婚。张文常常以盛恩“遗孀”身份自居是谎称。

在一份贵阳市元盛公证处公证的《授权委托书》中,记者看到公证员在作公证笔录时问盛恩:“民事主体可以对其不涉及人身关系的民事权益作出委托,民事主体消灭后,其委托将会自然终止,这一法律后果你是否清楚?盛恩当时的回答是“清楚。”《授权委托书》内容记载:“此委托书有效期限为:从委托书签署时香港显盛企业公司依法终止为止”。

孙怀义说,按继承法,丈夫死亡后,法律认可的合法妻子应是第一顺位权利人(继承人)。作为香港永久性公民,盛恩很清楚,按香港法律规定,一旦他死后,其所登记的显盛企业公司也就随之消失,根本不需要授权。 如此看来,2011年8月31日生病中的盛恩为啥要多此一举给张文出具一份《授权委托书》肯定有他用意的。

2011年9月7日,张文让女儿段娇娇(和前夫贵阳人段文锡所生,后改名段朱莉亚)在香港和盛恩另行登记了一家与盛恩个人于1988年8月8日在香港税务署登记的一模一样的“显盛企业公司”想以此混淆继承盛恩死后的“财产”。更为荒唐的是,张文和其女儿段朱莉亚隐瞒盛恩已死亡14个月后,于2013年1月11日在香港政府将段朱莉亚更名“盛朱莉亚”。张文对外称盛朱莉亚是她与盛恩的女儿,与“盛恩”合伙经营显盛企业公司。

资料显示,2018年12月28日,2019年1月24日盛惠、盛筑生分别在贵州日报、香港大公报刊登启事:“为尽快火化并安葬胞兄盛恩先生,寻找盛恩先生的合法继承人。”

2020年5月7日贵州省贵阳市乌当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中明确“盛恩与张文是否系夫妻关系,现有材料尚无法确定”,认定“盛恩唯一的女儿盛膺”。6月8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未认可张文是死者盛恩“配偶第一顺位权利人”的身份,维持了一审法院认定,确认“死者盛恩的女儿作为第一顺位权利人”,即“盛恩唯一的女儿盛膺”。

在孙怀义出示的香港大律师《法律意见书》中记者看到,按香港法律规定,该二人合伙经营的“显盛企业公司”与盛恩个人1988年8月8日登记的显盛企业公司不是同一主体(不具备法人资格),与中方安黔公司在贵州成立的合资企业中的显盛企业公司不是一家。

张文以“遗孀”和“香港显盛企业公司在贵阳的全权事务处理代理人”名义于2014年6月11日给南明区中华南路服务中心去函,并附上2014年1月5日在贵阳柏顿酒店召开《关于清理、处置贵州盛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5%股权清偿债务的决议》。

决议内容写明张文在盛恩去世后,为处理盛恩遗留的事务,共计向各位债权人借款2.442亿……现张文无力归还各位债权人的借款,决定清理、处置香港显盛企业公司持有的盛安房开25%的股权以偿还各位债权人的债权……由80“债务人”筹集经费20万元共同与张文一起讨要贵州盛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5%的股权权利和利益。

约定向盛安房开公司、中方贵州安黔房开公司讨债。从2013年12月1日起,不得再向张文计收债权的利息;不得以张文欠款为由对张文或/和香港显盛企业公司提起诉讼、仲裁;不得以任何方式向张文或/和香港显盛企业公司主张其债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和方式与盛安、安黔公司及中方成员达成任何协议,不得退出等十一项攻守同盟。

利用商会会长做文章

从相关资料显示,张文曾以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企业商会会长的名义于2015年8月3日起诉中国水电部队,2017年11月6日、12月28日北京丰台区人民法院,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分别以(2015)丰民初字第16634号、(2017)京02民终12687号民事裁定书驳回她的起诉。

一份贵阳市云岩区法院出具的[(2018)黔0103执1974号]执行司法文书显示,张文等人操控主管下的大型国有企业贵州省经济物资协作总公司欠周建军本金595万元,另外加违约金及其他费用累计近900万元被法院数次判罚、执行。

该协作公司“受省政府及有关综合经济部门交办”的经济贸易协作平台,2018年公司股权被冻结,多次被列入了失信企业黑名单。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企业商会因拒不履行贵州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行政处理:“支付诉求人聂琨奇被拖欠的工资6万元”的决定,被云岩区法院裁定强制执行。

挟尸9年不葬 死者盛恩“常住”殡仪馆

在台湾大厦采访时, 贵州盛安房地产公司部分员工称,盛恩生病快要去世时,张文组织50余人员、分别在2011年10月8日、11日、19日头戴钢盔身着统一保安制服,让重病中的盛恩坐在轮椅上输着液由穿着白大褂的医务人员推着闹访贵州的一些重要部门及政法机关,声称如果盛恩败诉,盛恩就要从台湾大厦跳下。

2011年11月4日盛恩去世,张文带人从台湾大厦九楼阳台破门而入,要在台湾大厦设置“灵堂”拜祭盛恩,导致盛安房开公司无法正常办公。

张文以盛恩“遗孀”身份一直将盛恩尸体存放于贵阳市景云山殡仪馆,并分别于2011年11月4日、2015年7月28日通知贵阳市景云山殡仪馆在她本人未亲自出面并签字同意的情况下,其他所有人均无权处置盛恩遗体。

殡仪馆的说明文书

2019年5月2日,张文再次给贵阳市景云山殡仪馆去函申请延长火化、致使盛恩去世九年,尸体至今未能火化,光是停尸冷藏费用就高达30多万元。

2019年9月7日网络上传言“哥哥盛恩2011年去世时甚至留下遗嘱,官司不结,绝不下葬”,而盛恩遗嘱最后一条显示:“我请求在我过世后,我的妻子张文和子女把我的骨灰带到美国去”载明盛恩生前希望死后早日火化,具有入土为安的愿望。

采访中,盛安房地产公司的一些员工说:“张文当然不会火化盛恩,因为她根本不是盛恩的妻子,不知网络上盛恩留有遗嘱的版本究竟是从何而来?”

官司已结死者照常“住”殡仪馆 “遗孀”去函不让颁证

从盛安房地产公司提供的一系列资料显示,2011年11月8日,张文以“盛恩妻子、唯一合法继承人”身份向贵州省高院提交申请书参与诉讼。12月7日,贵州省高院通知张文:“因盛恩去世,遗嘱指定你为权利人继承其相关诉讼权利”。2013年11月19日,贵州省高院(2013)黔高民三终字第6号、第7号民事判决驳回张文的诉讼请求。

“从资料看不出贵州省高院确认了其遗孀张文的继承权,不知网络上“贵州省高院确认了其遗孀张文的继承权”的结论从何而来”。盛安房地产公司员工们说。

贵阳市住建局协调会议记要

2014年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申字第1200号120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张文的再审申请和诉求。一场马拉松似的诉讼终于以盛筑生为代表的中方完胜落下帷幕。

2016年1月3日,张文用已不复存在的香港“显盛企业公司”印章向贵阳市住建局发函称一旦给台湾大厦颁发复建施工许可证、预售许可证,2.72亿元债款的80余位债务人将有过激思想,会发生群体事件。

据孙怀义讲,2016年1月15日贵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通知贵州盛安房开企业前往办理台湾大厦项目的相关手续,贵州盛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联建单位贵州安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施工单位四川龙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递交了资料申请恢复台湾大厦南、北塔楼建设,办理施工许可证和预售许可证并交纳了221万元的规费、60万元的农民工务工人员保障金。2016年4月29日办理完所有审批手续,许可处杨庆斌处长告诉盛安房开公司经办人:“资料齐全,安心等待审核结果,预计一个礼拜就可颁证”。结果这一等就长达56个月,直到现在也未颁证。

采访涉及隐私 需经民政局同意

贵阳景云山殡仪馆位于贵阳市东郊的乌当区, 6月25日记者前往贵阳市景云山殡葬管理处了解详情。得知记者的采访意图后,贵阳市景云山殡葬管理处办公室负责人声称因涉及隐私,管理处无权接受采访,在记者出示张文发的函件对盛恩不予火化进行求证时,她表示须经过贵阳市民政局同意才能回答。

相关部门曾有回复 张文涉嫌盗用身份

记者多次拨打张文电话,对盛安房地产公司质疑其冒用总经理职务,以一纸“遗嘱”挟尸9年不葬欲进行求证时,电话未通,只好发短信向其预约采访。当日下午13时左右,记者收到短信回复,其声称在国外,其已委托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企业商会秘书长李伟作解答。

面对媒体,李伟声称,他任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企业商会秘书长时间不长,张文是否涉嫌冒用其贵州盛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职务当选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企业商会会长的事,贵州省委统战部曾经有过回复,大致是事实存在,但内容不是记得很清楚。

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企业商会早已建议她辞职,在商会内部,都清楚张文早已不是会长。由于会长人选还没物色好,目前还无法前往民政部门作变更。

后记:标志建筑不能成为永远烂尾的伤痛

据悉,贵州省工商联合会已向全国工商联汇报,张文不再担任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企业商会会长。

台湾大厦裙楼部分于1994年正式开工建设,由原市建委指定的国营贵阳市建筑一公司承建,即一期工程。1996年4月裙楼完工,被市建管处评定为“优良合格工程”。随即于1999年启动二期南、北塔楼施工建设,施工中发现裙楼有重大施工质量问题。2000年10月24日,一期裙楼“优良合格工程”被市质监站撤销;10月30日,市建设局下令因需对裙楼质量问题整改,停建二期工程。在贵州省建设厅牵头,公司配合下,历时四年的整改于2004年取得裙楼工程质量合格备案。

1998年以后,在盛恩主持盛安房地产公司期间,废掉原设计单位对两塔楼的设计,重新委托另外的设计单位设计两栋塔楼中的南塔楼。不知什么原因,在重新设计并已施工达十层塔楼的结构完全不能使用。盛安房地产公司回归以盛筑生为代表的中方后,经多方论证决定拆除已完工的十层楼。网络上台湾大厦的低楼层因为承重柱不合格,最后炸掉了大厦上面九层的传言值得斟酌。

省住建厅的督办书

从盛安房地产公司提供的资料看,2016年8月11日、12月13日,贵阳市住建局、市群工中心会议纪要显示贵阳市工商局、市商务局、市法制局同意给台湾大厦颁发施工、预售许可证。

2016年10月12日、2018年6月25日贵州省城乡和建设厅两次向贵阳市住建局发出督办通知。

2017年11月27日,贵阳市人民政府第16次常务会议“将台湾大厦列为首批解决的历史遗留问题”。

2018年2月24日,南明区人民政府根据市委市政府关于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消除烂尾楼,按属地管理、一楼一策的指示,经调查后,将调查情况报告发送到贵阳市政府邮箱:“为提升城市品位、增加固定投资,建议为企业办理施工许可证和预售许可证。”

为了台湾大厦复工复产,贵州盛安房开公司近年来多方奔走,四处呼吁,濒临破产。虽有各级领导的批示和过问,但从2016年贵阳市住建局通知办证时间五年又过去,台湾大厦至今没能取得贵阳市住建局颁发的复建施工许可证、预售许可证。若能将久拖不决的台湾大厦烂尾问题解决,将是大功一件。(中国改革报实习生 秦曾 摄影/报道)
来源:https://new.qq.com/omn/20200822/20200822A0AFMH00.html

免责声明:本站发布的内容,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上一篇:耳朵人10岁男孩画出3.2米长山海经 登上热搜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